联系我们

020-38858145

国内幼教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国内幼教动态
单位托儿所,往事能否再来?2016-04-15
中工网-工人日报
发布时间:2016-04-15 09:38:15 阅读次数:533

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放开,我国学前教育“压力山大”。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袁贵仁表示,要积极支持企事业单位开办幼儿园,采用政府购买措施来扶持民办幼儿园,在有条件的小学附属办学前班。日前,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也提出,要鼓励以社区为依托兴办托儿所,包括鼓励女职工集中的单位恢复托儿所等多举措满足新增入托需求。

  单位托儿所,这在上世纪几乎是大型企事业单位的标准配置。然而,在新形势下,恢复“看上去很美”的单位托儿所(或幼儿园),并没那么简单,用老办法解决新问题仍面临诸多现实困难。
      此外,杨志彬建议,补贴要落实在提升教师待遇上,真正实现“让利于师”,而“目前国家对普惠园的补贴主要落实在改善办园条件和硬件上。”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也认为目前对学前教育资源的投入不足,“长期以来,我国的幼教经费只占整个教育经费支出的1.3%左右,而发达国家学前教育经费占总教育经费支出达3%以上”。

  此前,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张燕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作为教育机构的幼儿园,兼有教育性与社会公益性、福利性功能,应由国家、集体、个人共同承担。
  “向往单位有幼儿园”

  “其实挺向往单位有自己的幼儿园,现在是孩子那边要上学,我这边要上班,孩子那边放学了,我这边才下班。”张晓慧无奈地描述着自己“两头跑”的生活状态,她表示,如果单位自己办园,就可以多一种选择,也能缓解当初给小孩找幼儿园的焦虑。

  儿子一岁多的时候,张晓慧就开始考虑孩子入园的问题。她居住的小区在北京朝阳区北五环外,小区附近有两家幼儿园,一家公立幼儿园是小区的配套幼儿园,一家私立幼儿园是连锁双语幼儿园,稍远一些的距离有两家私立幼儿园可供选择,社区周边还有一些打擦边球的“黑园”。

  “选私立幼儿园主要看家庭的经济承受能力。”张晓慧介绍说,民办幼儿园的收费从2000元~10000元不等,通常收费水平和硬件条件、师资力量成正比,“差不多的民办幼儿园对于普通家庭来说都是不小的经济负担”。

  “一般公立幼儿园因为有更多的财政补贴,收费相对较低,而且有编制,待遇稳定,更容易吸引优质师资。”在张晓慧看来,“管理更规范、监管更到位”的公立幼儿园是家长心中“性价比高”的入园选项。据北京市朝阳区教委的一项调查显示,90%的家庭希望孩子进入公办园。

  能否进入优质的公立幼儿园已成为一场家长实力和“资源”的比拼。

  一位家长向记者透露,国家只规定了义务教育需要就近入学,幼儿园不属于义务教育,不存在划片、户口等限制。但是因为报名人数过多,不少抢手的公办园都会“就近”自行划片设限,主要招收所在小区或相邻小区的孩子,甚至会对落户时间做具体规定,通常要满两年。

  托关系、找门路,几经辗转,张晓慧成功让儿子“挤”进了公立幼儿园就读,她深感庆幸的同时,也不得不每天奔波在单位和幼儿园之间,身心俱疲。

  业内人士分析称,在办学前教育的整个过程中,政府缺乏宏观的统一调配和先行决策,导致提供优质教育的公立幼儿园无法满足居民需求。

  “老办法很难解决新问题”

  “看上去很美”的单位办托儿所,想要现实落地,远没有那么简单。

  此前一项媒体调查显示,对于企事业单位自办托儿所,70.2%的受访者希望确保安全性和教育质量;60.9%的受访者建议这类托儿所可作为员工福利,不以营利为目的;49.1%的受访者建议国家制定具体标准。

  此前,上海一家拥有1500多名员工的互联网企业曾在办公场所内成立“亲子园”,占地800多平方米,并聘请第三方早教机构进行管理。而近日,这家亲子园因为未取得行政许可已被叫停。教育局工作人员称,根据相关法律,教育教学涉及的收费、消防、卫生等问题均要进行报备。

  “现在很多企业都是由多种经济成分构成,不再是过去单一的国有成分,让企业拿出一定人力、物力、财力办托儿所或幼儿园,从经济成分上来讲很困难。”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学前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长杨志彬表示,在一些中小企业,需求不一定能够形成办园规模,在大型国企、事业单位或者互联网公司也许存在实现可能。

  在杨志彬看来,师资来源是企业办园的另一个重要障碍。“企业办园可能难以招聘到优秀教师,因为企业很难拿出比民办园待遇更好的条件来吸引教师,更何况也无法保证这些教师享有‘公办待遇。杨志彬指出,政府能否给予这类托儿所财政补贴,出台税收优惠政策,保证教师待遇等,都将影响办园质量。

  此外,“如果这类托儿所只是部分人的福利,有失公平,但是要求它们对外开放招生,又不现实。”综合考虑办园场地提供,职工住地分散等现实因素,杨志彬认为,“老办法很难解决新问题”。

  “标准多元化”与“重软轻硬”

  对于如何解决目前“入园难,入园贵”的现实难题,杨志彬认为,在非义务教育阶段,国家不可能一揽子都包下来,社会的事情要社会办。

  他建议,依靠市场解决供给侧改革,要充分发挥民间资本促进学前教育发展的作用,“义务教育阶段国家办,非义务教育阶段坚持两条腿走路”。教育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于2014年发布的《关于实施第二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的意见》提出,到2016年,全国学前3年毛入园率达到75%左右,初步建成以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为主体的学前教育服务网络。

  “要因地制宜,制定不同地区的多个标准,不搞‘一刀切’,做到标准多元化。这样有助于减少‘想办不能办’,去打擦边球、办‘黑园’的‘灰色地带’。”杨志彬同时强调,多元化并不等于简单化。

  “在制定多元化标准的过程中要突出软件,弱化硬件。我们并不缺少硬件‘高大上’的幼儿园,缺少的是从业者的‘内功’。”杨志彬认为,在标准制定过程中,要“重软轻硬”,重视幼儿教师的师德教育和敬业精神培养。


<< 上一篇:广州3亿学前教育资金用8500万  下一篇:内蒙古:2000万专项资金奖补学前教育学生 >>

首页 | 关于我们 | 政策法规 | 新闻动态 | 协会通知 | 文章选登 | 最新招聘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广东省民办教育协会学前教育专业委员会 联系地址:广州市天河区马场路519号汇豪大厦首层
报名热线:020-38858145 邮箱:mbjxhxq@vip.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