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020-38858145

教育百家谈

当前位置:首页 > 教研天地 > 教育百家谈
周洪飞:只为花红飞鸟鸣2016-03-23
文字来源:《上海托幼》 阅读次数:500

 编者按:教研员,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有着浓重的中国特色。教研员,来源于最优秀的教师,履行着研究、指导的基本职能;教研员,并不直接面对家长和孩子,而是服务于一线幼儿园与教师。本期,让我们带您走近一位拥有26年职业生涯的资深教研员。

周洪飞,上海市特级教师,上海市教委教研室教研员。主持或参与了10余项上海学前教育领域重大课程改革的研究项目与文件编制,其中,《上海市学前教育纲要指导用书》被评为上海市第七届教育科学研究成果一等奖,《上海市提升中小学(幼儿园)课程领导力行动研究》获2013年上海市级教学成果(基础教育)特等奖、2014年国家级教学成果奖基础教育类一等奖等。

在浦东新区锦绣博文幼儿园里,我们见到了来这里支教的周洪飞老师。望着窗外的暖暖秋阳,她笑言:“我们的学前教育就如同这一片姹紫嫣红的世界,繁花飞鸟、生机勃勃,正巧与我的名字契合,所以注定了让我投身于这片领域。”她的沉稳谦和,让人不由生出一种亲近之感。我们的对话,便就此展开。

记者:您担任教研员多年,回想起来,有哪些事情给您留下过深刻的印象,并带来启示?

周洪飞:记得我刚做教研员时,跟随当时的老领导吴积静老师一起去幼儿园观摩半日活动,虽然自己卯足了全力去观察,可在之后的互动交流中,吴老师所点评的一些细节和提出的相关建议,我似乎都未曾见到,也没有想到,更谈不上能有针对性地给予基层教师适切的指导。渐渐地,我悟出了:幼儿园教师需要具备“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的本领,要善于捕捉孩子的细微表情、语言和行为,这样才能从其中读懂孩子、理解孩子。

由己及人,我便发现,不少教师虽然始终置身于教室,但还是不善于观察孩子,同时也欠缺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能力。有个托班的小男孩把大便拉在了身上,到家后,便便已结成了一层薄薄的、硬硬的“饼”。面对家长的责备,孩子很委屈地说:“把大便拉在裤子上很难为情的,所以我想坐在椅子上扭啊扭,让大便回到它原来的地方去。”也许,教师只看到孩子坐在椅子上动来动去,也许教师仅认为孩子今天有点调皮,也许教师提醒了孩子不要影响其他小朋友……但是,教师却不会深入观察孩子的行为表现,进而做出准确的分析和判断。反思自己刚做教师时,同样也出现过这样的现象,喜欢按自己的思路设计教法,以“上好课”为主要目标,面对孩子只会说“你们听老师说”“大家跟着我的样子做哦”。

这里要把原来的补上,否则很唐突

那时,潜意识里都是以教师为中心的。

究其实质,教师虽然头脑中有了尊重孩子的理念,但真正落实到行动上还是往往会忽略幼儿的天性和发展规律。

从那以后,“以儿童的立场引导孩子的发展,让孩子的学习像呼吸一样自然”便成了我的教育信念,并深深地印刻在我的教研工作中。这么多年来,我一有机会就深入基层园所,一年中有一半的时间待在幼儿园,通过观摩各类活动,和教师们一起研究儿童,优化教师的教学行为,帮助一线教师提升专业能力。

记者:2010年4月,上海市教委启动了“上海市提升中小学(幼儿园)课程领导力行动研究”项目,作为项目负责人,您是怎样带领团队开展研究的?

周洪飞:从1988年开始的“一期课改”,到后来的“二期课改”,是一个艰苦而漫长的教育改革发展过程,有很大的收获,但也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困惑的声音,尤其是新课程改革给园长的管理和教师的实践带来了挑战。所以说,提升幼儿园课程领导力,并形成一定的机制与策略,是我们深化“二期课改”、推进学前教育内涵发展的重要任务。

为此,我们的研究从幼儿园实际发展需求出发,以解决实际问题为导向,以“提升幼儿园课程领导力的理性认识与行动策略”作为整体目标,以“必选项目”与“自选项目”为具体内容,开展了为期3年的阶段研究工作。其中“自选项目”包括“课程实施有限性的研究”等4个子项目,包含若干课题。上海有10所幼儿园承担了子项目的研究。

说到10所幼儿园的选择,我们关注全体,顾及各层面幼儿园,而非仅聚焦一些优秀幼儿园,我们更希望将来的研究成果对全市各类幼儿园都能起到指导和辐射的作用。黄浦区城市花园幼儿园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之所以选择这所普通的二级幼儿园,是因为他们申报的课题是“基于一日活动中保教结合操作手册编制与施行的研究”。保教结合是幼儿园工作的基本要求,但实际操作中很多幼儿园还是把教育和保育分离,像两条没有交集的平行线,因此这个研究就具有现实意义和普及作用。

重实质、解问题,是这次研究的重要导向。10所幼儿园的课题切入口各有不同,都来自真实问题、核心问题,立足于幼儿园现有的课程状况。所以,我们采用了“大兵团作战”的实践模式,教育行政部门负责顶层设计,专家定点指导,帮助基层幼儿园在实践中推行园本化课程改革,提升课程品质。

研究中也有很多曲折。中期评估时我们发现:一些幼儿园虽然由问题出发进行研究,但忽视了“课程领导力”这个关键词,为此,我们提醒大家项目研究仅仅是个切入口,自选项目必须与必选项目互动、融通,比如要求“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的研究一定要与课程实施方案的整体研究建立联系等。我们还建立了“项目任务分解表”,把每一个时间节点、重点研究内容、负责人、达成的成果等具体化,并用一张直观的技术线路图来呈现研究过程。

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在项目研究中,园长和教师对课程的思考与架构有了整体意识,在安排幼儿园学习活动、游戏、运动和生活活动时能够纵横径纬,全面考虑,专业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同时形成了一批具有引领价值和实践指导意义的研究成果。更重要的是,项目的实施过程是幼儿园课程领导力核心内涵不断丰富和深化的过程,对这一问题的反思与规律的总结提炼,将成为指引幼儿园课程领导力未来发展方向的航标,促进上海学前教育课程改革的深入持续发展。

今年6月,上海市教委举行了该项目的总结大会,我们的探索和实践得到了专家和同仁的充分肯定,在项目研究基础上编制的《幼儿园课程图景——课程实施方案研制指南》一书以及各立项幼儿园成果丛书也很受欢迎。9月,项目荣获2014年国家级教学成果奖基础教育类一等奖。闸北区芷江中路幼儿园,黄浦区思南路幼儿园、南西幼儿园的三个子项目课题也分别荣获一等奖和二等奖。10所立项幼儿园的实践研究在不同层面都得到了业内外的认可。

记者:作为一位资深的教研员,您觉得教研员应具备怎样的素质?

周洪飞:“善思考,善学习,善合作”,这是我对教研员工作的认识,也是我对于自身的要求。我常常对自己说,教研员起着引领导向的作用,其一言一行都应谨慎,在有思考的前提下待人做事,不能随心所欲,否则会让教师无所适从的。而想要在岗位上发挥更好的作用,教研员必须终身学习,不断促进自我成长。这些年来,我不仅利用业余时间参加培训,还不断在实践中学习。我认为教研员的学习有“纵向”“横向”和“内向”之分,“纵向”是指要了解我国从解放初开始的学前课程发展过程;“横向”是指要知晓目前国家对于学前教育事业发展的思路和举措、价值导向以及最新的教改动向,而“内向”则是指对上海市学前教育事业发展要有全面深入的了解。

教研员还要具备团队精神。这个岗位具有特殊性,教研不是一个人的作为,需要集体的智慧和凝聚力,我们的教育理想往往要通过一线幼儿园去实施和呈现。对于业务合作的对象,我们应该有所奉献。如我常受邀对幼儿园的课程编制、文本等提出修改建议,每次我都毫无保留地给出真诚的建议。我希望,通过我的真诚服务,能把优秀的团队团结在一起,为上海的学前教育事业发展出力。

记者:如今作为新晋特级教师,您来到一线幼儿园进行为期三年的支教工作,对新身份、新环境、新工作有着怎样的期许呢?

周洪飞:刚到支教幼儿园,我想先静下来看看、听听,通过与教师交流、观察环境、观摩活动等方式进行全面调研。我愿意沉下来,静下心和这所新园一起琢磨它的特制和发展走向,我也愿意利用我的特长帮助这所新园一起通过项目来推进特色课程建设,和年轻教师共同成长。当然,我也希望通过这几年的浸润,能协助幼儿园所在地的浦东新区一起推进学前教育的发展。

如今,能让我有更多的时间沉在幼儿园,每天亲眼目睹幼儿园各项工作,便更能深切体会教师工作的各种状态。我也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去反思我以前参与编写的一些文本材料是否“接地气”、是否太上位、是否适切等。我想把教研理想与幼儿园实际更好地结合在一起。

记者后记:有人说,教研员是一面旗帜,引领着教育领域的发展方向。1988年踏上教研岗位的周洪飞,历经“一期课改”“二期课改”,领衔“课程领导力提升”项目,见证了上海学前教育的改革和发展进程。她深入一线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是上海学前教育先进理念与幼儿园实践的架桥者;她能自上而下,更善于自下而上,传播科学的保教方法;她能凝聚教师、园长、教研员和专家,一起探索适合幼儿的课程和成长方式,为上海学前教育的课程走向全国、引领全国,为上海先进的学前教育立下了汗马功劳。诚如她所说的那样:“希望学前教育领域繁花似锦、飞鸟啼鸣!”为此,她始终孜孜以求,无怨无悔!


<< 上一篇:洪晓琴:让游戏成为幼儿成长的引领者  下一篇:俞敏洪:竭尽全力爱会毁孩子 >>

首页 | 关于我们 | 政策法规 | 新闻动态 | 协会通知 | 文章选登 | 最新招聘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广东省民办教育协会学前教育专业委员会 联系地址:广州市天河区马场路519号汇豪大厦首层
报名热线:020-38858145 邮箱:mbjxhxq@vip.163.com